亲亲小说>恐怖悬疑>长恨缘歌>第七百零八章

当今陛下感慨程丞相一生功勋卓著,任劳任怨,忠心耿耿,一直保留着他的丞相之位,还封了他的儿子,也就是程康之,为新一任的镇国将军,代替那本该属于凌云的位子。

而凌云却再也回不来了...

忘了说,程家是皇亲国戚,是国舅,程叔言是故皇后的亲哥哥,程康之是长宁的表哥,自幼便是爱慕长宁,一直围着长宁打转,而长宁同这位舅舅,一直很亲近,将他视作父亲一般尊敬对待。

在进渝都前,他们就听闻,程康之同长宁,青梅竹马,郎情妾意,陛下也一直属意他们两个人的婚事,寻着一个时机,打算给他们两赐婚呢,好亲上加亲,毕竟长宁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了,在拖下去就要晚了,而长宁也从未提过一句反对或者不肯的话语,算是默认的意思,只不过陛下的婚事迟迟没有下来,而两人没有人先开这个口,所以才一直拖着。

而南宫瑾想着的却是,长宁,你可不能就这样忘记了过去,我可不能让你活得这么轻而易举。我要你用一生来为他陪葬,生生世世的陪葬。

不知不觉,眼里闪过了一丝狠厉。

“先生,那接下来?”

是在等待南宫瑾的下一步指示,却听见南宫瑾说道,“暂时不用,等她的烧退了再说,”

“是,先生。”然后那人便就出去了。

长宁,你的这场病倒是及时,只不过,再如何,你也改变不了,这既定的事实,和该来的命运!

南宫瑾将手中的玉佩,举到了胸前,对着日光,玉佩晶莹剔透,是块难得的上好之玉。

南宫瑾对着天空说着,又像是对着空气,“凌云,你所爱之人,也不过如此!”

然后笑出了声,很悲伤,也很沧桑,随着夕阳西下,他的身影也掩埋在了黑暗之中,只是那笑,一直挂在嘴边。

又过了一日,已是第二日的早上,长宁已经昏睡了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了。

一晚上她都睡不安宁,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胡话,让那些候在她身边照顾她的人都十分的担惊受怕,摸了摸额头,烧确实是退了不少。

“我没有,我没有...”长宁双手拧着背角,满头大汗,脸色亦是苍白,像是做了什么噩梦,说着一些让人听不太清楚的话。

“姐姐?姐姐?”慕平一直守在长宁的床前,寸步不离,看见姐姐这副痛苦的样子,简直比自己生病还要难受,“元容,姐姐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奴婢不知,”元容也是担心害怕。按理说,过了一晚上,这烧退了应该就会醒过来了,可公主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。

“云哥哥,云哥哥...”长宁喃喃的说着一些话,听不太清楚。

慕平抓着长宁的手,用自己的手握着长宁的手,“姐姐,我在这里,平儿在这里,有平儿陪着你,姐姐安心,”他想要让长宁安心,不要那么的害怕。

噩梦虽然吓人,但他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一直陪着她的。

“哥哥...”

慕平凑近了长宁,耳朵贴着长宁的嘴边,想要听得仔细一些,听清她在呢喃些什么,却听见长宁一声声喊着的是,哥哥与母亲。

“哥哥...母亲...哥哥...”更多的是哥哥,废太子从阳。

“姐姐,”慕平紧紧握着长宁的手一颤,脸上是失落也是失望,还要一点点的心寒与丝丝嫉妒。

这许多年了,同姐姐最亲近的还是哥哥,不是他。

同样是一母同胞,因为他出生的晚,他从来都比不上太子哥哥,也比不上他在姐姐心里的位置,从来都比不上,亦得不到哥哥同母亲的爱护,也没有同他们一起长大的情意,而他长大的时候,他们都不在了,姐姐亦没有往日的笑颜了,亦要为了照拂自己,受人委屈,不能安生。

慕平不知道他为何要生气,又为何会有如此的感受,可他就是生气了。他放开了自己握着长宁的手,站了起来,离开了床边,对一旁的元容开口说道,“元容,你好好照顾姐姐,”

元容也没有留,只是回了个礼,继续照顾长宁。

慕平打算离开,神色漠然,他本就是他们世界里多余的那一个,无关紧要。

“不要!”

身后的长宁大喊了一声,从梦中惊醒。

“公主,醒了!”

站在一旁的元冬立马喜出望外,对着站在远处的丫鬟奴婢们喊道,便立即有丫鬟开始进进出出,忙碌起来,拿药拿吃食拿水洗漱的。

全然没有注意到慕平此时的表情,他就像个尴尬的局外之人,甚至有些多余的十分碍眼,那些人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,看到他也是微微的行了礼示意。

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元容故意为之,还以为是公主府刻意容不下他这号人物。

“小王爷,公主醒了,”汀兰似是察觉到了身边人的异样,开口说道,“你不去看看吗?”汀兰不知道慕平到底在别扭什么,公主对他是那样的好,如果不是为了护着他能够平安长大,公主或许能够轻松快乐上许多。

汀兰原先是公主府的丫头,同香兰一起跟在长宁的身边服侍,后来小王爷被公主从宫里接了出来,住在公主府上,便一直是汀兰随身照顾的,直到去年,小王爷成人获了长宁王爷这一封号,独自在外立府,长宁怕他不适应,身边没有个体己的人,便将身边的汀兰一同跟着他出了公主府,照顾慕平的起居饮食,这些年也一直陪在慕平的身边,悉心照料,祸福相依。

就在这个


状态提示:第七百零八章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